「我都說過要禁慾了嘛!」提爾指著冰炎,氣得出煙大叫著。


褚冥漾現在暈呼呼的躺在醫療班的大床上,釣著點滴貼著退熱貼,淚眼濛濛的看著被指罵的冰炎。


「不是告訴了你漾漾身子經不起了嗎!你還跟他滾床單滾到高燒不退!你想要了他的命嗎!」提爾怒吼著。


「還有你,不行就是不行,幹嗎不拒絕呀!不要命了嗎!」提爾提著褚冥漾說。


褚冥漾覺得很無辜......。那句不行......。他真的是有叫的......。可是越叫不行,某人就越兇狠......。


「嗚......」不過自己挑起了火頭,也是有點自作自受了,褚冥漾暗暗責備了自己一下。


但我沒有要學長獸性大發嘛~滾一兩次就算了,幹嗎滾我滾夠五次啊!也不量量自己是火星人之王,這分明是欺負我地球人!


淚汪汪的墨眼用有點責備的目光看向紅眼兔~


「總之!冰炎!在我說可以之前!給我禁慾!」提爾遞了杯紫色飲料給冰炎。


冰炎皺了皺眉接過飲料,一副萬般不願的樣子喝下去。


看見冰炎那副窘迫樣,褚冥漾和提爾都忍不住別過頭去「噗」的一聲笑了一下。






室內氣溫驟降......。






某紅眼兔狠蹬一腳,某獅子頭穿過了幾面牆,成為了醫療班大門上的裝飾,然後踹人的一方沒事發生過般轉頭看向縮在床上抖過不停的某地球人......


「褚你快點康復吧!」冰炎嘴角微彎,露出了一抺讓褚冥漾畢生難忘,也同時直颯冷汗的微笑,然後目光停在抖抖抖的地球人的下半身上。


褚冥漾此刻只希望提爾最好被踹到昏迷,最好死個三五七個月,不要那麼快下綠燈!只少在紅眼兔消氣之前都不要!











不然......















他的小菊花絕對會燦爛地盛放......














作:紅眼兔記憶力驚人,我相信三五七個月後你的菊花還是會盛放的~

漾:不會吧~Σ(゚д゚lll)

作:不會露露都寫到會~ (而且冰炎都討過一次債, 再有第二第三次也很正常呀!)

漾:(Д`)ノ 不要啊~

作:做福人群嘛~你就忍耐一下啦~(拍了拍褚冥漾的肩膀)

漾:嗚~ (正想淘出米納斯)

冰炎:......。(一個手刀劈在褚冥漾頸上,然後把人公主抱了走)

作:露露都說會有人保了嘛~ _φ( ̄ー ̄ )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噓。
  • 綻放小菊花www
  • 哈~只可以說冰炎記憶力絕對驚人

    露露 於 2014/08/11 20: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