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爾一個彈指,房裡的燈漸漸調暗,四周響起流水聲和鳥語聲,揚起一陣陣的森林清香。

「閉上眼睛,幻想你現在身處在一個幽靜的森林裡,你赤腳踩在青色的草地些,些些柔軟和微癢。微風輕輕的吹過,空氣中帶有點點濕氣和草香,你呼吸慢慢放緩,胸腔內充滿著清新,每呼出一口氣,眼皮就越重,你很累很想睡,慢慢......。慢慢......。。」提爾放輕聲音,引導著褚冥漾慢慢進入深層意識之中。

隨著提爾的引導,躺在床上的褚冥漾漸漸放鬆身體,慢慢的連意識也開始沈進提爾描述的幻境之中。

「現在你住森林的深處走,慢慢接近森林中央的小木屋,這裡很安全,你一步步走近小木屋的大門,那裡沒有鎖,你握上門把,慢慢的把門推開......。」提爾接著說。

褚冥漾打開了小木屋的門,那門並不沈重,很輕易的就推開了,發出了「嗄吱」的聲響。屋內並不明亮,只有日光透過窗戶照射了進來,溫柔而不刺眼。

「有沒有看見誰?」提爾問。

褚冥漾環顧四周,廳內並沒有看見任何人影,所以他走進了小木屋,檢查了屋內其他房間一敞。

「沒......沒有......」褚冥漾回答著。

「那有沒有些東西讓你很在意?」

屋子內很貧瘠,褚冥漾覺得很眼熟......。呀!像學長的房間!可是不能這樣說,不然會被某紅眼大魔王給......

「就......。屋子裡很乾淨,沒什麼東西......」褚冥漾說。「不過的聞到一陣香香的味道啊~」

「那是什麼味道?」

「很清新的香氣,又很優雅,還有點馥郁淡雅!」

「啊~那之前有沒有嗅過這個味道?」

「之前......好像......好像曾經嗅過?」褚冥漾有點猶豫。

「在那裡?」

「唔......好像還在原世界的家時?」

「記得是什麼時候嗎?」

「家裡......過年的時候!」褚冥漾突然想起來了。「那是水仙花的味道!」

「水仙?」提爾有些意外。「為什麼會出現水仙香呀?」

一直在旁的冰炎沈思了一下,如果真的和自己所想的一樣的話......。「你順著花的味道,看看屋子附近有沒有湖!」

湖嗎?要找湖?

褚冥漾順著味道找,摸索著慢慢走到森林更深處的地方。越是深入,花的味道就越濃烈。

「嘩~好大一遍的花田啊!滿滿都是水仙花啊!」褚冥漾驚歎眼前的花海。

「有湖!有湖啊!花的中間是一個黑色的湖呀!」

褚冥漾慢慢步向前,想要越過花海走到湖的旁邊。他蹲在湖的周邊,伸手碰了下墨黑色的湖水。漣漪盪漾,隨著褚冥漾的手指泛開去。

「除了水仙花和湖之外,有沒有看見什麼?」提爾問。

「好像沒什麼特別的?」褚冥漾說。

「褚你向湖水看,看著自己的倒影。」冰炎說。

「倒影......」褚冥漾聽命的俯下身看著自己的倒影。「就是倒影啊!」褚冥漾看著水中的自己,摸了摸自己的頭髮,水中的倒影也做著同樣的動作。「沒什麼特別的,嘩!」突然一雙手捉住了褚冥漾的頭髮往下拉,冷不防的讓他跌進水中。這樣一嚇,褚冥漾滿身冷汗的彈了起來,直接從催眠的狀態清醒過來。

「呼!呼!」褚冥漾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怎麼了?」冰炎撫著褚冥漾發青的臉頰。

「嚇死我了......」褚冥漾雙手緊握著被子,指關節都握得發白了。

「沒關係,我一直都在你身邊。」另一只手抱著褚冥漾,上下撫揉安慰著他。

「失敗了嘛~」提爾說。「不過不要緊,催眠本來就不一定會成功啦~」

「那怎麼辦?」冰炎問。

「下次再試囉~現在先休息,下星期覆檢的時候我們再試一次。」提爾聳聳肩。

「......好吧!」冰炎一把抱起褚冥漾。「我們現在先回去休息。獎勵你,我們晚點去吃點心。」溫柔的目光投射在褚冥漾身上。

「唔~好......」蹭了蹭冰炎的胸膛,褚冥漾閉上眼休息。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