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飽喝足,褚冥漾回到了那好一段時間沒回去的房間。房間裡的擺設一點也沒變。手摸上了自己的書桌,桌子上一點灰都沒有,乾淨得很。床鋪被枕都很整潔,充滿著陽光的味道。就連打開衣櫃,都是淡淡的苿莉花香。

這些看似理所當然的東西,現在每一樣都像在訴說著褚冥漾有那麼被親人所愛著。

「漾漾~去洗澡吧。」白鈴慈向房內的褚冥漾叫到。

「知道了!」拿了換洗的衣服,褚冥漾走進了浴室。

退下衣服,褚冥漾故意避開浴室的鏡子,他完全不想看鏡裡的自己。他不想看見那些被種下的痕跡,也不想看見那所謂的「倒影」。這兩樣都像在提醒他今天和冰炎的爭吵,雙方的矛盾和冰炎的猶豫。

褚冥漾明明知道自己的學長是個黑白分明,敵人朋友分得清楚的人。強迫他從愛情和理智上選擇,那是多麼的任性和殘忍。可是當冰炎猶豫和回答不了自己的時候,即使了解,也難免心痛。

酸澀的味道,還是停留在喉嚨間,久久不散。

褚冥漾泡在水裡,抱著雙腿,埋首於膝間。或許,自己應該放手......


第一滴淚,滴在水面處。

第二滴淚,滴在心坎裡。

第三滴淚,滴在靈魂中。



放手?真的捨不得。



習慣了與那人一起沐浴,掛念那被抱著的溫暖和親溺的行為。如今即使水是暖的,褚冥漾覺得四肢像是失血般發冷,冷到心都在抖顫。

「嗚......」一個人,在浴缸裡飲泣。

家人很愛我,我真的很高興。他們接納我這不普通的選擇,我也很感謝。但我想要的,從一開始就很清楚。我想要你的認同,你的肯定,你的信任。無論其他人給予再多的溫柔和愛護,都不及你對我輕輕一笑。或許我真的中毒太深,那名為冰炎的毒一早就植根在我的靈魂裡,令我只能像個上癮者般,哭求著要更多更多,無法根治。

離開?隱世?那跟本沒可能。如果我的世界內沒有你,那這樣的一個世界我也不需要。

你是我的唯一,我存在於這裡的意義......

颯彌亞,我真的很愛你。

如果你選擇的是另外一邊的話,我真的會活不下去......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黑ちゃん
  • 唔…
    親情很溫暖但是…漾漾需要的是逼炎ˊˋ
    有種虐虐的感覺OAQ
  • 冰冰是漾漾生命的養分,漾漾也是冰冰的養分

    小虐怡情:-P

    露露 於 2014/08/12 14: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