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冥漾是哭醒的,枕頭濕濕溚溚的很不舒服。支起了身體,抺了抺臉上的淚痕,眼睛又腫又澀又痛,褚冥漾召喚了米納斯出來。

「米納斯,可以幫幫我嗎?」

水之王族的幻武精靈顯出半人形的姿態,坐在褚冥漾的床上,抱住了褚冥漾,讓他能夠把頭倚在自己的胸口上,用冰涼的手輕撫著褚冥漾泛紅泛腫的眼。

「只要是你所想,米納斯會盡力完成。」

褚冥漾很放心的倚著米納斯,微微的笑著。

「那麻煩你幫我把這裡弄得乾爽些,還有治癒我那腫得不像話的醜臉吧。」

米納斯手一揮,就帶走了褚冥漾身上和床上多餘的水氣。一陣冰涼的感覺環嬈著褚冥漾的眼睛,讓他清醒了不少,眼睛的乾澀痛疼立刻就消失了。

「主人有什麼打算?」

褚冥漾從床上下來,在衣櫃裡找了套衣服換上。「我想出去走走。」

「米納斯會一直保護主人的。」米納斯從後抱住了褚冥漾,把他圈在懷裡。

「請不必擔憂,無論怎樣,米納斯的主人只有你一個。」說完那半人的身影緩緩消失於空氣中。

「謝謝你」褚冥漾露出了一抺深沈的微笑。


梳洗過後,褚冥漾帶著白綾然給的蛋糕卷就出門了。


「媽~我出去了!真的不用買些柴米油鹽醬醋茶什麼嗎?」

「不用了,你就好好去玩吧!」白鈴慈摸了摸坐在玄關穿鞋的褚冥漾的頭。

「天下沒有解決不了的事的,會吵架證明你們關係好啊。你和你學長之間的事媽也不好介入,不過如果他欺負你的話,媽一定會挺你的,知道嗎!」

「謝謝你,媽~」褚冥漾站起來抱住了白鈴慈。

「沒什麼謝不謝的,你可是我的寶貝兒子啊!那麼大了還撒嬌!」白鈴慈拍了拍自家兒子的背。


褚冥漾笑笑的出門去了。


看著手中的的蛋糕卷,地點不太遠,褚冥漾決定不用移送陣,用回普通人的方式過去,搭捷運。搭上捷運,褚冥漾拿出了mp3,聽著喜歡的歌曲,看著窗外一直後退的景觀。




I had a dream the other night 
(
某天的晚上我坠墜入夢鄉)
About how we get one life
(
夢裡我們此生只有一個輪迴)
Woke me up right after two
(
半夜两点把我從夢中驚醒)
Stayed awake and stared at you
(
完全清醒的我只能盯著你的睡顏)
So I wouldn’t lose my mind
(
只有這樣我才不會迷失自己)


And I had the week that came from hell
(
接下来的一周宛如地狱般痛苦)
And yes I know that you could tell
(
我清楚你也看出了我的煎熬)
But you’re like the net under the ledge
(
你就像是崖下懸掛的網)
When I go flying off the edge
(
但我仍義無反顧的一躍而下)
You go flying off as well
(
而你願意和我一起墜入黑暗)


And if you only die once 
(
如果你僅有今生)
I wanna die with you
(
我願意陪你共死)


You got something I need
(
你掌管我所需要的養分)
And this world full of people there’s one killing me
(
在這人海中, 只有你有能力至我於死地)
And if we only die once 
(
如果我們只有今生)
I wanna die with you......
(
我只想與你共死)

《Something I need - One republic》



聽著聽著,褚冥漾忍不住咽哽了一下。

如果可以的話,不要丟下我,我也想和你一起死呢~




只少,在我還是褚冥漾的時候......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