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部3年C班今天的班會實在開得不太順利,只少在課室都沒有的情況下,沒有人會覺得順利的。為毛沒有課室?大家放心,課室不是被破壞掉了,而是課室自己實在太怕真的會被破壞得連渣渣也不剩,所以漏夜逃走了。而學校的董事們也因為昨天的大逃殺和大破壞,所以默許了某課室的不盡責行為。

那今天的班會在那裡進行呢?

董事們選了一個不怕破壞的地方給3年C班......那就是競技場。

班會的主持人當然是學生會會長暨班長的歐蘿坦了,還有她身後的巨太神。當然在班長的威脅下從來都不會有人缺席的班會,今天也同樣是人材頂盛的。請大家無視那些不願意來而被。。。。。強行捉來的部分同學,我們認識的那一群主角配角也當然在場了,只是。。。。。班會上多了幾個不速之客罷了。

冰炎正擁著褚冥漾在懷裡,紅眼狠狠盯著主持的歐蘿坦,身邊的溫度嚴重暴跌,只差在還未結霜下雪。同樣的夏碎也緊握著千冬歲的手,臉上笑得重來都沒有那麼精彩過,背後亦是黑壓壓的一片,低氣壓得讓人呼吸困難。

兩隻小的被擁著被握著,可心裡卻是百般無奈。明明自己就是被威脅強迫才會如此「失身」,可兩位的主人昨天卻生氣死了,大逃殺完畢立刻就報下天羅地網的捕捉兩隻小的,然後帶著回家大肆興師問罪。

褚冥漾還好,因為冰炎還在被提爾禁慾嘛~真的折騰起來,也是有個譜的,就只是親嘴親到嘴都腫了,身上的吻痕和牙印也創下了一個新紀錄,還有就是懲罰性的要用嘴巴和手給主人好好服,和戴上那些羞恥死人的......

千冬歲嘛~沒了那個禁止,夏碎也不會放過他的,而且他哥最近學起了新玩法,折騰起來可不是蓋,手呀腰呀屁股那邊現在都還是刺痛的。他自己也大概認為今天是絕對要請假攤床,如果不是夏碎堅持要出席他們的班會去討個明白,他的腰一定直不起來......




昨天被遷怒的,是這兩隻小的。現在最接近寒冰地獄和黑暗深淵的,也是這兩隻小的......




褚冥漾和千冬歲暗暗咬牙,為毛自己要往坑裡跳,選著這兩只世紀大魔王......



「兩位到底想怎樣呢~」歐蘿坦笑笑的問。

「想怎樣?立刻給我轉節目!」冰炎大吼。

「不可能,節目已經上交也審核了。」歐蘿坦回應。

「那把他們從名單上除下!」夏碎跟著說。

「那更加不可能,作為商人,我不會放過得到最高回報的機會。」歐蘿坦面對眼前的二人毫不退讓。

「那可以打個商量,先替我留下歲的租借權吧!」夏碎手甩了下冬嶺甩。

「褚的也給我留下!」冰炎也掏出了烽云凋戈。

「不行!」歐蘿坦抱著手,堅決的說。「想租的話當日自己來投,價高者得!」

「別得寸進尺!」冰炎有點按耐不住了,手上的幻武指向歐蘿坦。

「這是公平交易,他們都已經答應了,你們憑什麼要我隨便放人。」巨太神站在歐蘿坦前把她護著,而歐蘿坦則掏出了之前褚冥漾和千冬歲簽下的切結書。「這可是有契約效力的。」

冰炎和夏碎同時回望自己的小可愛。

「......那是半強迫半受誘的」褚冥漾挽著冰炎的手,淚汪汪的撒著嬌說。

「......不可抗力......」千冬歲咬咬牙,捉著夏碎的袖子,用著哀求的眼神說。

「那毀約吧!違約的賠償我付!」冰炎有點受不了褚冥漾的撒嬌攻勢。

「那要他們把 收西 還來再賠上十萬卡爾。」歐蘿坦笑著說。

「「不行!」」褚冥漾和千冬歲同時叫了出來。

「......」冰炎和夏碎再次回望自己的小可愛,心裡同時OS著:這兩隻小的到底收了什麼好處呀!

「那就只好請兩位早點到,抬高點價錢,把兩位想要的人租去囉~」歐蘿坦拿著計算機,盤算著到底會有多少卡爾幣進賬呢,眼中的笑意毫不遮掩,畢竟眼前兩位可是荷包滿滿的財神爺呀!「我會把人打扮得美美的等兩位來接人囉~」

冰炎和夏碎很冷靜,冷靜得想殺人......兩人都狠下心的捉住自己的小寶貝,冷冷的笑了出來,笑得所有人都心裡發毛,因為他們就是一副要討債的模樣嘛!


當眾人還在心頭抖抖顫的時候,兩大兩小就消失於傳送陣之中......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為兩位好同學默哀了十秒......。

「褚冥漾和千冬歲缺席,班會結束!」歐蘿坦在不知從何來的點名薄上劃了兩劃。




「......」寧得罪小人,也莫得罪班長......

創作者介紹

音弦月下

露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